首页>>合作与交流 >> 海外游踪 >> 浏览文章
谁的百年民国——在台湾(二)
2011-10-27 14:49:32  浏览次数:0  作者:杨磊   字体:A+ A-

厦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杨磊

 

 

民国一百年,十月十日

人们都容易被新奇和罕见所吸引,却对经常感受到的东西置若罔闻,然而恰恰后者才是事物的常态。所以,无论是岛内还是岛外的媒体都在这一天不约而同地将闪光灯和摄像头对准在台北。同样道理,大多数来自大陆的交换生选择在这一天去台北看看民国的百年大庆是如何壮阔和气派,然而我却选择留在台中看看在这百年一遇的国庆日里到底会发生什么。的确,从事后媒体的报道和亲身经历同学的口述中,我们仿佛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总统府前的拥挤、101大楼的热闹、阅兵式的庄严和升旗仪式的肃穆,然而这是真实的台湾么?虽然我同样对真实的台湾感到迷茫,但是在台中的我分明感受到了另一个台湾,一个安静、幸福、没有绚丽的烟火却依然美丽、没有拥挤的游客却依然喜乐的台湾。

东海大学位于台中市西郊,校内有着大片的树林和牧场,再加上节假日同学都会回家,使得双十节的校园格外安静。校门前有一条宽阔的马路,名为台中港路,类似于北京的长安街,是城市的中轴路,坐公车沿着中港路花费40分钟即可到达市中心。台湾的公车稀少却准时,乘客也并不因为节假日而有所增多,部分因为更多的人选择使用机车和汽车。然而奇怪的是,今天无论是乘客还是机车、汽车的数量都比平时要少,并且越到市中心情况越是这样。当公车经过市政府时,感觉路上车辆的数量甚至比东海门前的还要少。市政府大楼通体是蓝色玻璃墙,六七层楼高的样子,建筑风格很花俏,完全没有盛气凌人之感。楼前是一个方形广场,没有被官员们垄断使用,却反而成了大爷大妈们健身活动的天堂。(这么一个广场或许也很适合抗议示威吧,呵呵)我路过市政府大概是在晚上7点左右,和我预想的完全相反,整个市政府大楼一片漆黑,要不是玻璃墙反射路灯的光,我恐怕会错过这个花俏的建筑。广场的灯光也很昏暗,隐约可以看见树立了几排青天白日旗,除此之外实在找不到其他能够显明今天是国庆的象征物了。

然而鼎王火锅饭店却是另一番样子。这家店在台中十分有名,以至于如果你不提前预订座位的话,你一定会等上十几分钟甚至一个小时。由于没有预定位置,所以我决定在下午4点这个不是饭点的时间去碰碰运气,结果还不坏,仅仅等了10分钟就得到了一个座位。这家店除了公道的价格和美味的菜肴外,另一个招牌就是服务员的九十度鞠躬,不过我却十分不适应这种总统般的待遇,受宠若惊。这次的服务小姐显然对大陆来的同胞感到好奇和兴趣,于是在短暂的聊天中我得知今天的生意比平时还要好,可能是因为国庆节。没错,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我发现任何一个桌子空出来的时间不超过2分钟,而这正是从外边走到桌边的时间,显然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候。由于回去的路上任何车辆依然很少,所以一对雨中散步、手牵着手的中年夫妇引起了我的关注和羡慕。显然,他们很安静地享受着二人世界的幸福,即使旁边的我投去羡慕的目光也全然无觉。这时我忽然认识到这对夫妇就像台湾民众的缩影,他们在这百年大庆之日,幸福却不狂欢,享乐却不放纵。这种态度在我看来与国庆应有的氛围格格不入。为何?

如果说政治是关于公共生活的概念,那么国庆节——一个为纪念民族、国家独立或诞生而设立的节日,则是一个政治色彩十分浓重的节日。通常在这一天里整个国家的民族意识和认同感会空前高涨,如果再配以盛大的阅兵和庄严的升旗等国家、民族的象征符号,那么民众的情绪有可能会被带到极端兴奋的状态。这种兴奋是由于对共同体的认同而产生的,完全区别于个人的幸福感和自足感,一个联结整体,一个有关个体。因此,虽然没有烟火、歌舞、彩灯,但是台中的国庆并不冷清,台中人以度过正常周末的方式来度过这个百年一遇的节日。只是与大陆不同的是,台湾热闹的地方不在朝,而在野;不在集体,而在个人。市政府的昏暗冷清与鼎王火锅的灯火辉煌形成了鲜明对比,而那种大陆常见的群众聚集几乎没有被感觉到(至少台中如此),取代的是,宽阔马路上的一对幸福夫妻。

那么为什么台中的民众能够在这本该是为民族和国家感到骄傲的日子里却能够如此自足自乐地度过呢?首先让我们来审视一下台湾的国庆。毫无疑问,双十节是为纪念辛亥革命而设立的节日,而民国正式成立的时间是1912.1.1。但是民国成立之时主权并不延伸至台湾(当时台湾为日据时代),所以在台湾人看来,民国在台湾的统治时间并不是一百年而是六十六年。接着再来看一看国庆纪念的对象。仍然毫无疑问,答案是中华民国。哪一个中华民国呢,是包括内地、西藏、整个蒙古、台湾的中华民国还是实际主权[1]仅触及到台澎金马的中华民国?如果说是百年国庆,那么显然是指前一个民国。但问题是当今的台湾民众对大陆、蒙古的认同程度会和对台澎金马的认同程度一样么?

比起台中的国庆氛围全无来,反倒是大陆地区从政府到民间都掀起了一股民国热。首先是总书记为纪念辛亥革命发表了重要讲话。其次在大陆流行的社交网站人人网上,一些民国名人的照片、纪念辛亥革命的日志被分享了成百上千次。然而,在台湾人常用的社交网站上却完全是另一番情景。绝大多数状态是关于个人的感觉,照片是一些旅游纪念照、美食照,绝少看见一个赫然醒目的青天白日旗或是孙中山、蒋介石等民国领袖。马英九“总统”虽然也发表了贺词,不过仔细看看却会发现他是在借民国说台湾,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就是国父的遗愿在台湾得到了实现,中心仍然不离台湾。可是热议民国的人们不顾民国的变迁和国民党本土化的事实,自觉或不自觉地将历史与现在混为一谈,这是由于他们看到了两岸社会的不同,进而将不同归结为执政党相异的原因。他们认为台湾是他们心中理想的社会,因此回到民国的历史中和台湾的现实里去寻找在大陆没能得到的东西。[2]那些赶民国潮的大陆民众也许未必向往百年前的民国,而是百年后的台湾,它的多元、富裕和幸福。然而,今天的民国已经不是百年前的民国,国民党也不再是孙、蒋时代的国民党。对于这些人来说,百年民国只不过是他们想象中的南柯一梦罢了。

无论百年国庆纪念的是哪一个民国,也无论纪念百年民国的人们到底是哪些人,今天需要两岸人民共同解决的首要问题便是双方的不了解甚至误解。而增进了解和消除误解的前提就是勇于面对现实,摆脱思维定势,放下历史包袱。只有如此,两岸关系才会得到真正改善。



[1] 当然,名义主权仍包括整个大陆和外蒙古。

[2] 有必要在此处理清一下热议民国的民众心理活动:看到了两岸社会的现实差异——执政党的政策不同——对国民党的怀念——对民国的怀念。

 

 


上一篇: 过于复杂的认同和政治
下一篇:台北日记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