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合作与交流 >> 海外游踪 >> 浏览文章
天涯若比鄰
2011-9-19 15:05:47  浏览次数:0  作者:付志伟   字体:A+ A-

付志伟

 

厦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本科2009级, 现在台湾高校交流

 

來台兩周,各種方面差不多都已適應。只是當真正要寫東西時,才發現自己辭藻的匱乏和專業知識水準的不足。姑且將自己兩周以來日記裡的內容稍加整理,匯成一篇吧。只是一雙沒怎麼在大城市生活的眼睛,觀察如有不周,望請見諒。

 

                      臺北——老人的童話

 

“老人的童話”,這是和同來東吳大學交流的中央財經大學的一位同學在臺北亂逛時,由隨處可見的古舊氣息而想到的一個詞語。說臺北像一位老人,那是每棟建築都稍有年代,一眼望去就能看出這個城市飽經歲月滄桑,不管是屋頂為火車頭造型的“國賓館”,還是那些雖然很小但依然香火旺盛的廟堂。而如果想過馬路,可以選擇路燈杆上“蟋蟀叫”,等綠燈亮時清脆的蟋蟀聲就會歡快地響起;士林官邸(原蔣介石與其夫人宋美齡來台所居之處)裡隨處可見的可愛造型,讓你覺得不僅原主人可愛,現在政府的思維更是有些“幼稚”了···走在街上,就像漫步在童話的世界裡。老人的童話,這或許就是臺北的一大魅力所在吧。

 

                        如果你問路

 

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問路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來到東吳的第一天,晚上一個人去吃飯,不是不合群,是想飯後在校園裡逛一逛,找出一些驚喜來。到了學校門口,兩個保安大叔在進行一些爭論,可我還是賤賤地走上去問seven(臺灣的連鎖超市)在哪裡。其中一個大叔馬上跟另外一個保安說等一下,然後很熱情地指路給我,然後給我列舉了好幾個可以吃飯的地方,完了繼續他們的爭論。或者是在街頭,那些穿著制服的交通ers一見你在看地圖,就會主動走上來問你要去哪裡,在你走出很遠後還不妨回頭看,他們八成還在注視著你,因為怕你走錯路。

 

                         習慣說謝謝

 

不得不說臺灣服務人員的態度,甚至會讓我們這些大陸人覺得有些客氣過度。宿舍樓下值班的伏石蕨(勤工助學機構,一小時100新臺幣)裡的同學,遞給你宿舍申請表時會先說“謝謝”,食堂裡的阿姨在把飯或零錢雙手遞給你時會說“謝謝”,在你要下公車刷卡時(臺北的公車一般從前門下),司機也會微笑著跟每個乘客說聲“謝謝”。在臺北兩周的時間,習慣了跟別人點頭鞠躬,習慣了不停地微笑著說謝謝。於是感慨總以為在大陸自己的社會公德已經過關,到臺灣來突然覺得有些不及格了。

 

                         老教授的第一堂課

 

我的第一堂課是《中國外交史》,70多歲的老教授,門牙已經全部掉光,但是一進門後就“唰”地一聲把窗簾扯開,頓時讓我感覺這個老頭子的盛氣。開口跟第一堂課內容無關,幾乎是把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用來罵人上——先是大罵現在的臺灣人忘本,沒有記住歷史的教訓:3000萬的生命換來了抗日戰爭的勝利,可是現在卻跟日本搞得那麼熱;然後開罵國民黨:搞選舉卻要跑到美國去,實在是不象話;接著又罵臺灣人:原來的書店變成了飯店,臺灣人就知道吃。到後來的罵共產黨云云,都是在警示在座的我們不能忘記歷史,不能忘記3000萬國人用生命換來的和平中國。雖已是年逾古稀,牙齒脫落,講話也顯得十分吃力,但是講臺上的鏗鏘有力絲毫不遜于年輕的老師,甚至正處於弱冠之年的我們。老教授還自嘲說,每次上完課都會血壓升高,良久方能平靜。想到來台之後看到的與想到的種種,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在心裡說:做一個有良知的大學生。

 

                          天涯若比鄰

 

如果在大陸,我們沒有錢去享受一個地方的服務,結果通常是被請出去或者自己悻悻地走開。但是在這裡,我受到了截然不同的禮遇。對於一個從大陸過來的窮學生,以非常低的價位讓我接受專業的服務,並且在結束後在我的產品帶裡塞進餅乾和當地產的柚子。店長紀姐正在跟我說回去之後怎麼用那些東西,美珍姐突然拿著冰涼的濕紙巾一聲不吭地給我擦嘴唇,我才想到剛才偶然從鏡子裡看到嘴唇上有白色的東西。於是突然一股熱氣湧上眼角,霎時覺得她們把我當小孩子來疼愛和照顧了。一切結束了,美珍姐又領我到一家店吃飯,付好錢還跑去給我買奶茶,再三囑咐奶茶要吃完飯過一個小時再喝掉,這樣才快速回到店裡繼續工作。

於是現在想,共產黨統治了怎樣呢,國民黨統治又怎樣呢?雖然處在不同的政治環境下,雙方的價值觀念以及生活方式都產生了極大的差異,但是我們始終沒有差異的,是作為一個普通的中國人,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身心所流露出的中華民族始終不變的民族性格與民族特質——樸實、善良而待人真誠。也許是因為紀姐的公公是當年跟蔣介石先生來台的老兵,現在丈夫也在大陸,因此自己也有一份大陸情結;抑或我的客氣讓她們頗有好感,不管怎樣,她們著實對一個大陸來的人照顧有加,用一種近乎母親般的疼愛,極大地舒緩了我連日來的思鄉情緒。

還有很多感想,能說得不能說的,就這些吧。如果你要問我現在好不好,我會笑著回答,依然是生活在中國人的世界裡,哪裡有什麼不好呢,除了覺得物價太高以外。


上一篇: 新的旅程,在高雄
下一篇:台北日记(一)